替身晋升动作导演林佑贤设公司栽培特技演员

发布日期: 2020-07-16 05:01:54 阅读量:393

科幻领域

替身晋升动作导演林佑贤设公司栽培特技演员替身晋升动作导演林佑贤设公司栽培特技演员替身晋升动作导演林佑贤设公司栽培特技演员替身晋升动作导演林佑贤设公司栽培特技演员替身晋升动作导演林佑贤设公司栽培特技演员替身晋升动作导演林佑贤设公司栽培特技演员

电影或连续剧中的不少画面,都需要替身的演出,无论是文替、武替、裸替等,这些人都是所谓的“无名英雄”,特技演员跌爬滚打,都是实打实的,非得经过训练不可,而且在表演过程中还有可能受伤,所以他们的收入,都是辛辛苦苦挣来的。

这些无名英雄能否冒出头,除了得靠自己的努力,也得靠好时运,才有可能闯出一片天。就像港星成龙、“歌坛浪子”王杰和已过世的“小黑”柯受良,他们都是武行出身,也都曾当过特技演员和替身,并靠着武打好身手,闯出一番成就。

从武行出身的龙虎武师,是香港在六十年代的特有行业,他们打得、跳得、死得,这段功夫片的黄金时代也催生了无数个武行传奇,其中,又以成家班、洪家班、刘家班及袁家班的表现最为出众。

在大马,特技演员林佑贤也于2011年成立了战略特技公司,并拉拢了多名特技演员,将他们的专业和专才分得更细,而不再是以往的“一个人一脚踢”。

来自吉隆坡的林佑贤年仅36岁,出道18年,目前已成立自家的特技公司,身为动作导演的他,招揽了多名具有各项武术体操基础和特技经验的人士,积极培训新人,可说是本地少数的专业特技团队的创办人之一。他以实践行动守护着武行的未来。

大马武打动作仍待加强

“在外国的影视界,武行很受到重视,动作武打片一直都是主流,并也展现非常专业和具水準的演出,从中也让武行人的福利保障有所提升,但是在大马,还仍有进步的空间,在动作武打方面,大马製作还是没有很大的突破,这都需要加强。” 

对于成立战略特技公司的原因,林佑贤说,他是因为期待可以带动和突破武行人的未来,才会把一群有武术或体操底子的兄弟给拉进来,就是希望大家一起齐心努力,因为对他们来说,除了当教练,出路并不广,而武行就是展现他们专才的最好舞台。

“动作片在大马其实也有很大市场,观众非常爱看,这也是为何成龙、甄子丹是票房保障的原因。但是我们面对的最大问题就是预算不高,有着种种限制,也让我们很难有更大的突破。外国製作费高,拍摄时间长,细节方面自然可以做到满意为止,一部电影可以拍摄20或30天,一部电视剧则可以拍摄3个月,他们可以玩很多细节。”

林佑贤成立的战略特技公司约有10名特技成员,而他也特别强调专业的分类,比如,特技电单车,他说,每个特技演员都会表演电单车特技动作,但有者在这方面特别有天赋,所以他就会把这群演员加以分类,并提供他们更专业的训练,让每个演员可以肩负不同的任务,这才能带出更有水準的效果。

曾是国家武术队代表  擅长南拳南棍南刀

林佑贤是前国家武术队代表,他擅长南拳、南棍及南刀。1999年至2003年间,他先后获得亚洲青少年武术锦标赛金牌及多届马来西亚全国武术锦标赛金牌,另也曾获世界武术赛及东运会武术项目等奖项。

2000年,他退役后便进入影视界,担任业余武行,2003年转为全职,兼任动作演员。曾参与香港、新加坡、马来西亚电影及电视剧的拍摄工作,也曾担任替身、特技和动作演员。

2006年,他开始担任武术指导及武术导演,2011年开设战略特技公司,是本地少数的专业特技团队的创办人之一。

“我爸爸是练武术的,我和弟弟从小就跟着他习武,但我后来选择了当特技武行这一条路,虽然父母都支持我,但母亲难免会担心,而让她最不安心的就是我长期工作不定时,可能这个月有工开,下个月就没有了,再有就是常常吃不定时,还得熬夜,这都是我们这行比较辛苦的地方。”

拍过多部影片常受伤

林佑贤当过无数影片的特技演员和替身,包括《KL Menjerit》、《老师嫁老大》、《CEI》、《Jangan Pandang Belakang》、《Setem》、《撞鬼》、《行X搭错》、《大英雄‧小男人》、《逆战》、《金童玉女》、《释迦牟尼佛传》、《阿炳之马到功成》、《茨厂街女王》、《鬼影后》、《情牵南缘》、《追影筑梦》、《稽查专用》及《无间行者》等等。

一般武行会说,学功夫的人,必先学会如何受伤。对林佑贤来说,受伤也是平常事。

“比较严重的一次,就是几年前演绑匪的替身时,被倒滑关上的货车门撞到头,以致我当场血流如注,到医院缝了7针,但是,我隔天又马上开工。”

至于他担任特技导演的几部影片,则是让他较为深刻难忘的电影。

拍摄《甲洞2》时,其中有一幕一气呵成,不喊卡的拍摄手法,让他最有满足感。

“当时要拍一人打七人的对打画面,我得从头到尾一个镜头拍完走完,不容许有一丁点的出错,那种拍摄手法,完成后真的很有成就感,也很突破。”

另外,《Ryujin Juwara》的拍摄工作也让他拍得很过瘾,因为那部电影类似蒙面超人,这是在大马少有的电影题材,他们的造型和穿着会让他们呼吸困难,且也有人中暑而昏倒,但这是不一样的製作方式,让他印象深刻。

演火人危险性最高

林佑贤说,当特技演员,安全防範和措施最为重要。

“比如,在拍爆破场面前,得精确计算火药份量、爆炸力度、爆破及清场範围,并需检查灭火器材,替身兼特技所穿的防火衣也须符合防护规定,同时需检查有否涂抹防护液。拍摄跳楼场面前,则须确认楼层高度、风向、角度、地上所铺的安全床垫厚度和幕布範围。滚楼梯时,楼梯斜度、阶级,是否有转弯等都得注意,并得确保头部安全。”

此外,他披露,演火人则是所有特技动作中,危险性最高的一项。

“因为火人需火烧全身,最担心的就是火势失控,所以,各种安全措施一定要做得很充足。比如一定要涂上防火胶,因为火是往上烧的,这防火的胶,一定得很有技巧地涂上,涂的部位都非常关键。”

他说,特技演员和摄影师的配合及默契也非常重要,因为高难度的搏命演出只在一瞬间,最担心的就是摄影师捕捉不到镜头,所以,林佑贤经常会取过相机自己来拍,以免白费了特技演员的心血演出。

替身分文替 武替 笔替等 裸替片酬最高

林佑贤说,一般替身其实分两种,一种是大家较为熟悉,也就是他所擅长的“武替”,另外一种替身则是“文替”,各种不同专长的专家,都是一部电影里不可或缺的角色。

他说,“文替”即“文戏替身”。为加快拍摄速度,经常会出现A、B两个戏组同时拍摄的情况,这时,文替就会替代演员拍全景戏或有背影的戏,英文称为“Stand In”。

文替也就是代替主要演员走位、站位置,让工作人员找镜位、打灯光用的替代演员。为省时,剧组就会找来一些高度和身形相仿的替身,专门负责替主角明星站位试光,调好位子和角度后,才由演员入镜。这就是一般俗称的“埋位”或“站位”替身。

在外国,替身的工作分得更细,包括笔替、裸替,声替、音替等。

笔替就是代替主角写字、声替是代演员说对白、音替就是东西方乐器兼精,并代替主角弹奏乐器的替身。而裸替则是代替演员演出裸体一幕的替身,也就是当大牌明星不愿意演出裸露镜头时,便得由替身演员来演出裸露镜头。一般来说,在替身行业中,裸替的片酬可说是最高的。

相关文章